爱知了猴

校园那片楸树林

      编辑:戒烟       来源:爱知了猴
 

当年,很多人说,村里学校的灵气来自祖上的荫蔽,因为学校建在村南的坟场上。但我总认为,是那片蓊郁的楸树林给学校带来了浓浓的书卷氛围。不知是为了在夏天给教室遮荫,还是因为楸树木材贵将来换取办学的费用,还是没有其他更好的树种,总之是学校教室的前前后后栽上一排又一排的楸树。等我们从村西祠堂搬过去的时候,那一排排楸树已经窜过了房顶,整个学校被笼罩在一片之浓绿中。

教室因为盖得低矮,窗口小,所以到了

下午光线很早就不好。每到第四节数学自习,大家知道,又能够到教室外的楸树下抄题了。我们的数学老师不知从哪里找来一本发黄的书,上边的追及问题、倍数问题、年龄问题、龟鹤同龄问题等每天都吊着大家的胃口,做数学题成为一种快乐。农家孩子不讲究条件,把凳子当课桌,或蹲着,或随便在地下一坐,围在挂着数学题小黑板的楸树底下,开始抄题。花花点点的阳光透过茂密的楸树枝叶照在我们身上,阵阵凉风不时吹过树林,沙沙作响,惬意无比。

大雨过后,楸树林里便布满了找知了龟的小朋友,大家很专业地观察地面上新出现的小孔,那些豆粒大的小孔用手轻轻一捅,就会立时变成小拇指粗的知了龟洞。蠢笨的知了龟不知危险已经降临,反而用自己的爪子去钩人们探进洞里的手指,于是,一只浑身湿漉漉的知了龟便被轻而易举的“俘虏”。楸树林里不时传出孩子们找到新目标时发出的惊喜的快乐的喊叫声。

到了夏天的夜晚,更是捉知了龟的黄金时节。条件好的,拿着手电筒顺着树干照,没有手电筒的,只好用手摸,手成半圆状,沿着楸树的树干自下向上摸去,很有点瞎子摸象的味道。当然,大家都有经验,手感极好,那些准备爬到树上实现生命的升华的知了龟一般难逃被捉的命运。

暑假里,楸树林成了鸣蝉的世界,此起彼伏地蝉鸣合奏出单调的声音,营造着夏日特有的氛围。捉鸣蝉的游戏稀释了我们暑假生活的单调,为我们的童年带来了无尽的乐趣。

捉鸣蝉最原始的办法是用自制的粘网粘。但是,最有技术含量的当属用自制设备来捉蝉,我们当时称之为箭。箭的制造具有破坏性,一般是偷偷地把家里的竹耙子抽出一耙齿做箭的弓,弓弦就用烤烟时系烟叶的烟杆儿线。把土造弓箭固定在长杆的一端,再制作好箭杆,拴上控制线,击发准备就完成了。要将将箭头尽量向鸣蝉靠拢,屏住呼吸,轻轻拉动控制线,鸣蝉就会被准确地射中。新式武器的使用使小伙伴们大开眼界,每天到楸树林里捉蝉,身后都有一大帮“粉丝”跟踪。也有的手痒,回家自己制造弓箭,两个伙伴因为破坏了家里的竹耙子,付出了被家长打屁股的沉重代价。

花开时节是楸树林最富魅力的时候。离学校老远,便会闻到甜甜的楸花香味,抬眼望去,浓密的树叶被雪白的楸花点缀着,一层层,一片片,煞是好看。进入校园,便进入花香的海洋,每一个角落,都被楸花的香味给熏染得充满温馨,一不小心,会被忙碌的蜜蜂碰着头。

时光飞逝,30年过去了。前几天我回老家,到学校去看,只看到一排排高大的锁皮厅教室,只看到光洁的水泥地闪着干燥而了无生机的亮光,只看到院落四周的低矮的月季和稀疏几棵开着红花的百日红,没有了蝉鸣,也没有了荫翳蔽日、状如伞盖的楸树林。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