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知了猴

乡村集市买卖“知了猴”的,价格虽水涨船高,购买者络绎不绝!

      编辑:戒烟       来源:爱知了猴
 

图文:红艳

在老家,知了的叫声到处可闻,解了猴上市的季节也随之来临。

尽管天空飘着雨丝,在老家的十字路口两旁,前来购买解了猴的老百姓依然络绎不绝。现在新上市的解了猴单价五毛五一个。

这些年,随着树木砍伐和农药的广泛应用,解了猴数量越来越少,物以稀为贵,于是价格“水涨船高”也理所当然。

知了猴因具有丰富的营养价值历来备受老家人喜爱,在大家的心中,素有“唐僧肉”的美誉。

从6月中旬开始到七月初,售卖解了猴将迎来最鼎盛的旺季,每天早上,来自附近各村的老百姓,都会都把解了猴摆在显眼的位置,最多的时候,有上百人售卖,场面极其壮观。

虽然价格居高不下,解了猴却供不应求。“老家人素来有吃解了猴的习惯,‘油炸解了猴’是苏鲁豫皖交界处乡村的一道独有的美食。

在丰县欢口镇,一位常庄村的摊主告诉笔者,“天刚蒙蒙亮,就有一些采购人员和商贩早早地就等在这里,卖解了猴的一来,不到两个小时,就被抢购一空。”

解了猴上了餐桌,价格也翻了好几番。一家餐馆的老板告诉笔者,他们一盘解了猴价格25元,而一盘油炸知了猴只需要20只左右,从市场上买来一斤解了猴,可以炸出四盘,平均一只1块多钱。

由于前一段时间的干旱,售卖解了猴最旺的旺季还没有来到。

从这张图片上,能明显感受到大家对解了猴的偏爱。

这些解了猴,都是农民伯伯趁着农忙的闲暇,利用晚上的时间抓来的。

不过,淤地的解了猴相对偏少,而沙地则是解了猴大量繁殖的上佳空间。

在欢口镇,基本是在早上五点左右的光景,来自各村的百姓,就带着昨晚的“战利品”,来到这里,自发形成了一个小市场。

也有不少是远道而来的买客,双方在谈好价格后,迅速成交。

在老家,卖解了猴竟成了不少老百姓这一段时间的副业。

有些家长,买了解了猴后,回家就放在冰箱里,自己舍不得吃,而是等在外打工的孩子国庆节或春节时回家,再来品尝。

这样的画面,很触动心灵,买卖的场面,常常夹杂着父爱和母爱的情愫。

夜幕降临的时候,正是村民们捉“解了猴”的大好时机。近些年,由于大量人员外出打工,留守在家的百姓,也同样面临着”竞争少“的优势。

五毛钱一个,虽然比去年的价格略高了一些,但大家还是能够充分接受。

这样的热闹场景,俨然是盛夏时节的一道“别样风景”。

等待“客人”的摊主,他们不愁卖,县城、周边沛县、鱼台、单县食客的身影也不乏见。

鱼城的一个朋友,虽然人在外地,却在想办法让在老家的亲戚帮忙购买,且不说解了猴的营养,更重要的,那品尝的是童年的味道。

也许,售卖解了猴的前前后后会显得单调,但抓解了猴的过程,却装满一腔欣喜。

只可惜,我无法用手机的镜头来体现出眼前的“壮观”。

五点半左右,人越来越多。解了猴的故事,是乡村才有的故事,而对在外的游子而言,却是满满的回忆。

吃解了猴爽快,逮解了猴更是愉悦人心。

六月间的孩提时代,每当放学后,我和妹妹都是早早吃了饭,作业也不做,就赶紧去村前屋后捉“解了猴”。

捉“解了猴”可是有讲究的,黄昏时刻,只要借着晚霞的余晖仔细观察地面就会发现,地面上有针尖大小的孔眼。

你用小拇指的指甲向小孔轻轻一挑,就会出现一个指头粗细的小洞,这时候小小的解了猴正从洞里向上爬呢。你只要取一根小树枝伸进洞里,解了猴就会抱着树枝被你提上来。

这样抓解了猴,其实只是一个序幕。待天色渐渐暗下来,再拿着手电筒回来找,就会发现又有“解了猴”从地下陆陆续续地爬上来,速度快的,则已爬到树干上了。此时你只要把它抓下来就行了。

如果再晚了“解了猴”就会爬的很高,或者变成“知了”了。小时候我们每天晚上总能逮几十个甚至上百个“解了猴”,放在在罐头瓶子里攀爬翻滚,发出沙沙沙沙的声音,让人身上有一种瘙痒的感觉。

当晚母亲就会用清水把“解了猴”清洗干净,再用盐腌好,第二天油锅里一煎,那可是难得的美味佳肴啊!

想想儿时,看看现在,不免让人慨叹,嘿嘿,现在人的贪吃让一方小昆虫都几乎无立足之地了。

一个、两个、三个……一排解了猴,看看哪个跑的快。勾起你的回忆了吗?

好怀念好怀念那时逮解了猴的岁月!那段岁月,铭刻着我们最无暇的时光……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