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知了猴

从“金蝉玉叶”谈明代玉器的“粗”与“细”

      编辑:戒烟       来源:爱知了猴
 

本文由无相有道原创并独发百家号,如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苏州市五峰山博士坞

1954年春,江苏省苏州市五峰山博士坞一处工地发现了一座古墓,经过考古发掘和现场勘查,证实这是一座明代弘治年间的墓葬,墓主人是明朝进士张安晚。

经过进一步的发掘清理,发现这里是一座明代墓葬群,紧接着又发现了张安晚一妻三妾的墓葬。

在清理其中一个妾室墓葬的过程中,一件闪闪发光的玉器令大家眼前一亮,当考古人员小心翼翼地将这件宝贝清理干净之后,发现这竟然是一件美不胜收的“金蝉玉叶”。

苏州五峰山明张安晚墓葬群出土金蝉玉叶

这件“金蝉玉叶”的出土位置在墓主人的头部左侧,同时出土的还有银笄二件、金银嵌宝玉插花四件,通过“金蝉玉叶”的出土位置及相关文物,证实这件玉器是墓中明代女子头上的发簪。

金蝉玉叶的造型非常精巧:一只栩栩如生的金蝉栖息在晶莹温润的玉叶之上,侧身翘足,双翼略张,嘴巴微开,好象正在奏鸣;玉叶则叶脉分明,洁白无瑕,将金蝉微微托起。

苏州五峰山明张安晚墓葬群出土金蝉玉叶

其中,金蝉为纯金手工制造,做工精美、惟妙惟肖,蝉长2.4厘米,宽0.8厘米,整个外形被刻画的形神毕肖;

金蝉栖息的玉叶长5.2厘米、宽约3.2厘米,晶莹润泽,呈凹弧状,玉叶明显经过精心的打磨抛光,上面的叶脉清晰可见,极具真实感;

整件作品蝉玉结合、交相辉映,两种不同材质的精美艺术品经过巧妙的结合,强烈的对比中又获得了高度的合谐统一,犹如浑然一体、仪态万方,称得上是弥足珍贵的明代艺术品。

苏州五峰山明张安晚墓葬群出土金蝉玉叶

经过科学鉴定,金蝉的含金量很高,成色达到了95%以上,玉叶则系新疆和田羊脂白玉精工琢磨而成,晶莹润泽、温和细腻。

玉叶有主脉一根,两边各有支脉四根。叶片正面的叶脉雕琢成凹槽状,背面的叶脉出相应凸起,整片叶子的边缘被搓磨得圆润光滑,使叶片极其写实。

出土时玉叶下面还有银质花托连接,而花托又连着发簪。这三件构成一个整体的金蝉玉叶银发簪,形成了一件十分罕见的明代手工艺金银首饰。

苏州五峰山明张安晚墓葬群出土金蝉玉叶

我们可以想像,当年这件美轮美奂的金蝉玉叶发簪插在女主人发结前面时,将会是多么的耀眼夺目。

通过进一步的研究发现,金蝉玉叶的制作工艺非常复杂。其中金蝉采用了压模铸范、薄叶延展、錾刻、焊接等数种工艺。

而玉叶的琢磨则使用了传统的阳线、阴线、平凸等多种琢玉工艺,抛光细腻,薄胎圆润,琢工精致,达到炉火纯青的艺术境界。

整个画面构思奇巧,动静结合,妙趣横生,具有极高的艺术价值和研究价值。

苏州五峰山明张安晚墓葬群出土金蝉玉叶

一直以来,很多人习惯将明代玉器简单粗暴地理解为“粗糙”,同时将明代玉器的风格戏称为“粗大明”,其实这是误解了“粗大明”的真实含义。

粗大明并不是指明代玉器工艺粗糙,而是指明代玉器工艺特点的粗旷、稚拙,相对战汉玉器的中规中矩和乾隆玉器的富丽堂皇,明代玉器更多了一些自然古朴的稚拙之气。

这就好比博大精深的中国书法,既有行书、狂草行云流水般的潇洒自如,又有篆隶、魏碑那种稚拙淳厚的澹雅古朴,每种艺术风格的存在都有其必然的内在原因,是不同时代背景中不同文化诉求的艺术体现。

宋徽宗赵佶瘦金体书法

因此如果仅单纯地以“粗”或“细”去判断一个时代的玉器的艺术成就,明显是有失公允的。

事实上明代玉器继承了宋、元玉器的工艺特点,造型粗犷朴拙,题材贴近生活,常常取材自日常生活,明代玉器胎体较厚,镂雕用法广泛,平面雕两层花,俗称“花上压花”。玉器装饰线条刚劲利落,棱角分明,风格稚朴,不拘小节。

同时由于明代特定历史时期的原因,新彊和田玉向内地的运输并不通畅,因此明代中原地区的和田玉料仅依赖民间私贩的少量输入,这就导致明代治玉中好料不多,高等级的和田白玉极为稀缺难得,因为受原料的局限,明代玉器的玉质多有瑕疵,甚至这个特征成为明代玉器的一大特点。

明代定陵出土玉器

明代玉器也不乏精品之作,如明定陵就出土了很多玉器精品。

这些明万历年间最高等级的宫廷玉器反映了明代帝王、后妃在礼仪、生活等方面的用玉情况。

明代万贵墓出土白玉双螭耳杯

同时还有1957年北京发现的明代万贵墓,也曾出土一件极其珍贵的国家一级文物“白玉双螭耳杯”,这更是一件弥足珍贵又极其精致的明代玉杯,无论是玉料还是工艺,都称得上的古代玉器的杰出代表。

这些明代精品玉器说明了明代玉器并非都是“粗大明”,在明代玉器粗旷稚拙的艺术风格中,还有许多细腻精致的玉器作品。

明代定陵出土玉器

明代张安晚墓葬群出土的这件“金蝉玉叶”正是明代玉器“精细”的代表作品之一,它不仅说明了以“粗大明”著称的明代玉器有其精致细腻的一面。

同时,这件“金蝉玉叶”的背后还蕴藏着明代社会文化的深厚内涵。

因为“蝉”的别称又叫“知了”,因此这件“金蝉玉叶”正寓意着“金枝玉叶”,是墓主人尊贵身份的一种象征,这件“金蝉玉叶”玉簪,也许正是对她“金枝玉叶”的身份最恰当的解释。

而且“金蝉玉叶”中“玉叶”的薄胎工艺出现时间,远比清乾隆痕都斯坦薄胎玉器要早二百多年。

这说明传统玉器中的薄胎工艺并非泊来之物,而是中国玉器发展过程中的本土产物,是中国古人杰出智慧和精湛技艺的集中体现。这件今天收藏在南京博物院的明代珍贵艺术品,对中国古代玉器的研究有着极其重要现实意义。

苏州五峰山明张安晚墓葬群出土金蝉玉叶

苏州五峰山明张安晚墓葬群出土金蝉玉叶

明代张安晚墓葬群出土金蝉玉叶(局部)

苏州五峰山明张安晚墓葬群出土金蝉玉叶

苏州五峰山明张安晚墓葬群出土金蝉玉叶

苏州五峰山明张安晚墓葬群出土金蝉玉叶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