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知了猴

六安淠河两岸数千人捕捉“知了猴” 产值或超千万

      编辑:戒烟       来源:爱知了猴
 

“今年发大水,幸好我们这边园艺场地势高,所以老早就开始逮‘知了猴’了。”家住裕安区苏埠镇河西园艺场的张奶奶乐呵呵地告诉新安晚报、安徽网记者,这些年来,她也是逮“知了猴”赚取“外快”的沿河居民之一。“大水刚过去,晚上也没事干,昨晚上两个小时逮了3斤多,40多块钱一斤,卖了120多块钱。”张奶奶说,该园艺场家家户户晚上都出来逮,有的家庭集体行动,逮到的也多。

记者采访时得知,苏埠镇沿河群众大约从7月1日就开始捕捉“知了猴”了,因为山东的订单来了。苏埠镇当地收购商把收购点设到河滩上,就这样每年一度、持续一个月的收购季开始了。

记者近日来到该园艺场下属的大叶杨树林里看到,只要是超过成人手腕粗的杨树或桃树,在离地一米多的树干上,都会缠上一圈胶带,这也是捕捉“知了猴”的关键:让它没法爬到树上。

今年产量未受大水影响

“今年虽然洪水好大,好多沿河人家的房子都被水泡坏了,庄稼、菜园也受损失,但这小东西在水灾之年好像没见少,倒是可以帮助大家挣几个钱渡过难关。”苏埠镇下游的韩摆渡镇马家庵园艺场居民刘老汉说,他逮“知了猴”卖钱是从去年开始的,今年村里参与的人又多了一些,大家每晚捕捉后都会骑车送到苏埠镇的收购点,有时候也有收购商开车来收。

为了搞清楚今年洪灾过后的“知了猴”究竟减产了没有,记者联系上苏埠镇“知了猴”收购商“第一人”黄承周。据黄承周介绍,仅苏埠镇目前已增加到5家收购商,去年一季大约给苏埠镇及周边沿河群众带来400多万元的经济收益,“高峰期只有十几天,现在已经进入高峰期了,我昨晚收购了大约半吨,其他几家有多也有少,从收购量上看,今年的产量基本上没受洪涝灾害影响。”

至于几乎看不出减产的原因,黄承周分析认为,“知了猴”繁殖周期很长,虫卵一般藏于树下沙土中,未长成成虫时处于“休眠期”,而成虫则在大水到来时爬上树,所以根本不怕洪水。也有当地群众告诉记者,“知了猴”毕竟是习水性的生物,洪水淹没了地面时,它们的成虫就会爬上树梢,躲避洪水,洪水退去后的晚上才下来,这时候正是捕捉的好时机。

价格上涨因需求量增大

“在苏埠收购‘知了猴’,我是最早干的。六七年前,山东一位姓董的商人来找我,我学会捕捉方法带头示范,然后带动沿河群众参与进来,受益的人很多。”黄承周对记者说。

据其介绍,经过这几年的口口相传,七月逮“知了猴”已经成了当地群众一件经济增收大事,不仅是苏埠镇,淠河上下游各乡镇沿岸群众也加入到捕捉“知了猴”的队伍中,每晚也有很多人来苏埠镇出售捕获成果,对苏埠镇的产量也是一种额外补充。

记者了解到,捉“知了猴”的队伍甚至已经扩展到了几十公里外的史河流域的叶集区,因为那里也拥有沙土地和大叶杨,“知了猴”的产量也不小。“估计仅叶集区、新安镇等地群众每天的捕捉量就达到了四五百斤。”一位收购商说。

不仅产量出现增长,“知了猴”的价格也在节节攀高。至于涨价原因,黄承周认为,一是淠河沙土地滋养的“知了猴”质量好,二是山东那边的需求量增大。

据有关人士分析,目前裕安区苏埠、韩摆渡、独山及西河口等几个沿淠河乡镇和叶集区沿史河一带乡镇,至少有约1000多户共数千名群众参与捕捉“知了猴”,今年一季产值乐观估计将逾千万元,相比往年“更上一层楼”。

虽然深受洪灾影响的上述沿河地区群众捕捉“知了猴”增加了收入,但捕捉“知了猴”会不会给当地生态带来一定程度上的隐忧,目前尚无定论,而且“知了猴”也未实现人工养殖,希望有关部门加以关注和研究。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