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知了猴

夏日印象:知了猴的情节

      编辑:戒烟       来源:爱知了猴
 

又逢盛夏,又闻蝉鸣。听着窗外此起彼伏的蝉鸣,那段儿时的旧时光又开始涌入脑海,不断闪烁,一点点地勾勒出,夏日印象。

在各地方言中,关于金蝉,有很多叫法,诸如油子、爬杈、知了猴等等。在我的故乡,它有一个更加别致的名字:知了猴。

儿时的农村,盛夏,树多,蝉多,听到的蝉鸣自然也多,晚上“摸知了猴”的人也多。记得,小时候,村外的土路两旁,种了很多婀娜多姿的柳树,一直延伸到路的尽头,约摸三四里地的样子。每到夜幕降临的时候,这条寂静的小路便开始热闹起来,三三两两的人嬉笑打闹着,一束束灯光在柳树上不断的游走徘徊,寻觅着破土而出,爬上树梢的神千。

那会儿,年幼的我也在这摸知了猴的大军之中。家里的老式铁皮手电筒,拿在手中,略显沉重,不过也阻挡不了我摸神千的热情。一缕微黄的光束打在柳树上,上下游走,左右徘徊,打量着每一处枝干,寻觅知了猴的踪迹。若是寻到了知了猴,总会对着周围的小伙伴兴奋地喊道,我逮到了一只,我逮到了一只,心里难免有点小激动。摸知了猴的人大多是孩童,大一点的孩子会走下去很远,一直走到路的尽头,那里或许会有更多的知了猴吧。对于我而言,看着远处幽森暗暗,星光点点的样子,一种莫名的恐惧感总会缭绕心间,于是,寻到一半的时候,便与其他小伙伴一样,折回头去继续寻找了。那时运气好的话,一晚上能寻上二十几只,最差的时候也有七八只,于是,每每回到家,总会拿着战利品与父母炫耀一番。

在儿时记忆里,夏日里最难忘的美味,便是母亲做的油炸知了猴了。那时,每次寻觅回来的神千,母亲都仔细清洗干净后放入盐水里腌起来。我问母亲,什么时候给我们炸知了猴吃,母亲笑道,等碗里攒满了,就给你们这群小馋猫炸着吃。于是,我们姐弟三个,一到傍晚就跑出去摸知了猴,电视也不看了,心里就惦记着吃母亲做的油炸知了猴。没过上几日,瓷碗里便已经腌满了知了猴。母亲看着我们姐弟眼睛直勾勾的盯着碗里的知了猴,会心一笑,把围裙系在腰间,便开始去厨房里忙活起来。吱呦吱呦的风箱在耳畔响起,袅袅炊烟里我仿佛看到了美味的油炸知了猴。不一会儿的功夫,一盘金灿灿的油炸知了猴出现在我们的面前,那会儿也顾不上烫,我们争着往嘴里放,那味道,酥酥的,香香的,回味无穷。

自从离开故乡后,已经很少见过知了猴,也很少吃过知了猴了。有时偶尔会在酒桌上出现一盘知了猴,入嘴的口感,也是索然无味,再也尝不出儿时的味道。听母亲说,一到盛夏,故乡的知了猴依旧很多,只不过摸知了猴的人越来越少了。我说,我想吃您做的油炸知了猴了。电话里,母亲笑了。她说,等你回家,我再给你炸知了猴……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