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知了猴

难忘童年摸“知了猴”的岁月

      编辑:戒烟       来源:爱知了猴
 

文:清晨

每当放学后,我和妹妹都是早早吃了饭,就带我去捉“知了猴”。捉“解了猴”可是有讲究的,黄昏时刻,只要借着晚霞的余晖,仔细观察地面就会发现,地面上有针尖大小的孔眼。你用小拇指的指甲向小孔轻轻一挑,就会出现一个指头粗细的小洞,这时候小小的知了猴正从洞里向上爬呢。你只要取一根小树枝伸进洞里,解了猴就会抱着树枝被你提上来。

这样抓知了猴,其实只是一个序幕。而真正的大戏还在傍晚的时候。

天刚黑,村里的一些人,大声高唱着“大河向东流啊,树林里有知了猴啊,解了猴也叫唐生肉啊……

说走咱就走啊,拿起手电向村口啊……”嬉笑着陆续出了家门。一时间庄前村后的树林里灯光摇曳,人声嘈杂。一年一度的摸知了猴大战开始了。

每年开始的时候知了猴出的不多。下过一场透雨,响几个惊雷,知了猴多了起来,摸的人也多了起来。

半下午有的老人、孩子就在树林里找知了猴窟窿。要出洞的姐了猴往地面钻,到最后是一层薄薄的顶皮。临出洞了,它用前爪把中间的薄皮抓破从洞里往外爬。只要你眼尖,这样的小圆洞不时会找到。如果不细心有时找到的是蚁洞,就不免有上当的时候。

七点半左右,吃过晚饭的人、上工回来的人亦或是驱车回到老家的人,就奔向村东的大河沿、村西的小沟渠亦或是庄前村后的树林。奶奶带着孙女,爷爷领着孙子拿着手电、竹竿加入了摸知了猴的大军。一时间堤上堤下、庄前村后、树林内外人流如梭,人声如潮熙熙攘攘摩肩接踵,比赶大集还热闹,比赶大集还有序。

八点左右,大量的知了猴开始出洞了,不用打手电也能在地面上、树干上找到几个。多的地方,姐了猴争先恐后地往树上爬。树这面几个,树另一面又有几个。摸知了猴的人更是争先恐后。小孙女说:我摸了15个;小孙子说:我摸了20个了。奶奶大声说:别说话快点摸;爷爷笑着说:不少不少都不少。

你摸的是你的,他摸的是他的,别因为一个知了猴打了架,俺听说的都跟你丢人。别踩坏了人家的庄稼,去年张三家就骂了三天,还记得不?!摸知了猴就摸呗,别摸着摸着人也摸没了……听着笑话一个说:哎,哎,我看见的。

另一个说:你看见的你拿走,我拿你没看见的。你看你真客气,还给我留俩个。谁叫你眼睛不会转弯呢?那不叫眼睛转弯,也不叫隔物猜物,那是照射的角度不同!……说着话,伴着笑声,再往前赶。

广袤的夜幕下人声鼎沸电光摇曳,往常静谧的村庄变成了一个个旋转的舞台。人们竞相寻找着知了猴,像疯了一样。村里村外灯光闪烁,一个比一个亮,一个比一个射得远。不经意间手电光射到你的脸上,让人觉得目眩。照人的一方随即找个话茬:吆!摸了不少吧?对面的人回答:不多,不多,没几个。你这手电贼亮,在哪里买的?明天给我捎一个。

有的人就不抢,也不跑那么快,在一个地方转着圈地摸。他摸过去一遍,转了一圈又重新开始。后来的人不知道误入了他的圈子,也许能摸几个漏网之鱼,大多会觉得少,不经意间就转到别的地方去了。你不走也没关系。先到的那人会拿着手电贴着你照,影子似的随着你,或有话无话地聊几句。“哟!你咋上这来了?”认识的来一句:“咋的?你家的?”不认识的人只好识趣地走开。

几个摸知了猴的人累了,坐在河沿上抽烟,权当给姐了猴出洞上树留点时间。

孙二哥说:你们光知道说“摸姐了猴”,你们知道为什么叫“摸知了猴”吗?以前,没有手电,是真正地摸姐了猴。用手在树上摸,摸半天摸一个。有时摸到了夹子,有时摸到了蛇。那时摸知了猴的人也没有现在多,就是摸几个煎吃,哪想到能卖钱?

十点多,人倦了,姐了猴也逐渐少了,摸知了猴的人渐渐散去。几个“摸家”留下继续摸。一个晚上少则能摸百多个,多则能摸数百个。我也跟着摸了不少次,不过总也摸不了那么多,反倒是累得脚疼腿疼。

知了猴多,买卖知了猴就有了市场。有的怕摸知了猴累得慌,买几百元的放在冰箱里;有的买一部分给亲友留着。真正的买家是把买知了猴当生意做。开个小车,带两个大盆或提几个水桶,在路口、在桥头用小喇叭一喊:“收知了猴喽!——收知了猴!”粗犷的声音在田野、在两岸回荡。

很快,庄前村后的人就知道庄前的四角一,村后的四角二,桥头上收的四角三……谁认价谁收得多。几个村头一转就是几水桶,或是两大盆。他们收了就走,或运到城里去卖,或卖到冷库。有的人更精明,把解了猴放在了网上卖。于是乎摸解了猴就成了小产业,人们摸解了猴更疯狂。

南京航空航天大学人文与社会科学学院教授邱建新认为,蝉作为万物中的一种生灵,自有其存在的价值,过度捕捉,肯定会破坏生态环境。摸知了猴的人有的为了解馋,有的为了卖钱,有的为了消遣,那还管得了这些。

过去煎知了猴,为了凑锅,有时在烙馍后有时在炒菜前。用锅铲子把盐水压出来,再倒上点油,煎好后是扁的、黑的、糊的(主要是因为油少)。现在是把晾去盐水的知了猴放在油锅里炸。

捞出油锅后,黄灿灿的,再撒上些佐料,端上桌子,令人垂涎欲滴。知了猴已经成为待客的佳肴。品尝着端上桌的姐了猴,摸知了猴的劳累就会一扫而光,摸知了猴的一幕幕也会在眼前闪现。

摸好的知了猴要放长久或者送人的话,先要用开水焯一下,然后捞出来放在纯净水瓶里,再灌上水,快满了用盖拧上放在冰箱里。

一年暑假去南京旅游,随行的一位朋友给老乡带了一包知了猴。中午时就有人闻到有点臭了。晚上十点到南京时,臭味就更重了。要拿冷冻的知了猴就不会这样了。春节堂弟从新疆回来,我送他两瓶知了猴。礼轻人意重,这份亲情也够浓郁了。

常年在外的徐州人,看见了端上桌的知了猴,童年摸知了猴的情景仿佛就在眼前。故乡的树,故乡的沟沟坎坎仿佛又走进了今夜的梦中。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