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知了猴

比牛肉、三文鱼贵,要大战小龙虾,他能靠知了猴横行美食江湖么?

      编辑:戒烟       来源:爱知了猴
 

天下网商记者 姜雪芬

夏日来临,又到了放肆吃小龙虾的日子,但对于众多北方农村的人们来说,狂欢盛宴非知了猴莫属。

他们三五成群,有时全家出动,多在夜晚6到8点出没,拿着手电筒,举着杆,带着网,浩浩荡荡奔赴小树林、果园,或盯着地上的洞口,或绕着树干360度转圈,不放过任何一只知了猴。

臧鹏飞,山东济宁人,86年医学毕业生。为了这道美食,弃医从商,在网上卖了多年“唐僧肉”。美食大战愈演愈烈,小龙虾横行江湖多年,他和乡亲们认为知了猴“后生可畏”,大有可与小龙虾平分秋色之势,或青出于蓝。

弃医从商

知了猴,成熟若虫俗称爬拉猴、知了龟、老吱哇猴、姐柳猴等,成虫又称蚱蝉、金蝉,营养价值高,素有“唐僧肉”美誉。

每年6月中下旬到8月初是知了猴盛产期,在山东、安徽、江苏、河南等地的农村,到了晚上,大批村民出没捉知了猴。

在臧鹏飞的记忆里,儿时捉知了猴、吃知了猴的时光,充满了幸福和快乐。每天晚上只需花几个小时,他能捉到十几、几十只知了猴,将其带回家交给父母,清洗后直接油炸,香味四溢。

在物质并不丰富的年代,这道美食,满足了很多人对大餐的一切美好想象。有人悟到了商机,常年收购知了猴,将其销往市场、餐馆、商超等地。他的父亲便是靠十多年的知了猴生意,维持一家生计。

大学时,他选了临床医学专业,一度是家里的骄傲。但在众人“青出于蓝,以后会出个医生”的期待中,他弃医从商,毕业后干起了父亲的老本行,成了“猴二代”。

在崇尚铁饭碗的父辈眼里,这不是一份光鲜的职业,父亲耿耿于怀。3年多来,他虽脸上表现出无所谓,嚷着“同龄人有卖保健品的,有去工厂上班的,凭劳动吃饭没啥丢人的”,但却暗下决心,超过父亲,证明自己。

卖唐僧肉

当地的微山湖名扬四方。跟其他年轻人一样,他从小听着老一辈讲,抗日战争时期,以微山湖为根据地的“铁道游击队”等革命武装,出没在千顷芦苇荡里的英雄故事,崇尚那种精神。

近年来,随着消费需求高涨,知了猴数量减少,完全依靠纯野生货源,难以满足市场需求。当地传统生意人转型养殖,采购卵枝,承包果园,将枝条埋在树下,待两到三年后长成出土,销往市场。

在他看来,所谓的养殖,只是把前期孵化时间缩短,幼虫靠吸收树汁长大,生长过程仍是野生。

苦于前期工厂基础设施建设缺少足够资金,生意开始前,他送了半年多快递,但也没有攒够一大笔钱。幸运的是,他认识了一创业合伙人——收快递的姑娘,俩人相恋结婚,携手闯荡市场。

通过银行贷款、借钱,他们筹备了300多万元,建造了冷库等。知了猴价格连年看涨,在餐厅,其每只售价达1~2元。在网上,虽已有不少卖知了猴的商家,但他分析,市场红利远未触及天花板,跑到集市、收购商那里,大量采购产品,挂在网上出售。

冷冻产品经真空包装,一斤约100只,售价近70元。这一产品市场最高售价达100多元,比牛肉、三文鱼贵。最多一年,他卖出了60吨产品,彼时做线下批发生意的父亲,销量远低于这一数字。

小龙虾、知了猴终有一战?

民间传说,《西游记》中唐三藏由金蝉子转世,金蝉子原为释迦牟尼二弟子。人们将这一转世解读为“金蝉脱壳”,将脱壳变身的蝉作为长生、再生的象征,由此不难理解《西游记》中为何吃“唐僧肉”可以长生不老。

比起寻根究底长生不老,消费者更注重其营养价值,认可知了猴含高蛋白,美味健康。他介绍,在网上,购买产品的多为山东省内买家,但出乎意料,尤以青岛消费者占比最高:“青岛海鲜风采依旧,但知了猴也雄霸一方。”

夏至前后,臧鹏飞便忙活起来,一手拿着日历本,一手拍视频,同步新知了猴的日期。每一年,新知了猴大量上市后,他将会和员工在多个直播间,展示捉知了猴、吃知了猴。

有不少外地买家奔着回忆而来,称这是“童年的味道”。奇特美食也吸引了好奇的消费者,他发现,“啥都敢吃”的广东人,已是产品的第二大消费省。

去年夏天,一则新闻逗乐了不少网友。杭州绿化管理站发起号召,称杭州知了泛滥成灾,请爱吃的人帮忙抓一下。知了繁殖力强,天敌少,又是害虫,不用担心抓捕会影响生态平衡。网友纷纷支招请一批山东人前去“除害”。

比起小龙虾已经成熟、完善的产业带、产业链,知了猴市场还有很大增长空间。但利润之下,有个别商家为了增加重量,注入水、明胶等。并且行业没有技术门槛,同质化竞争严重。他对此表示忧虑。在培育消费信任的同时,如何持续保持优势,调动新吃货们的味蕾,还需下工夫。

法国作家法布尔在《昆虫记》里写道:“四年黑暗下的苦工,一个月阳光下的享受,这就是蝉的生活”。在中国传统文化中,蝉平生饮清澈露水,不与尘世之物混居, “羽化成仙”,为高洁的象征。

学医多年,臧鹏飞对于生命也有更深的感悟,认为做人当如蝉,孤独清傲,做生意守住底线,才能羽化成仙,长长久久。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