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知了猴

东北人爱烤蛾子,山东人爱知了猴,吃虫这事着迷的绝不只有广东人

      编辑:戒烟       来源:爱知了猴
 

  

  近日一则APP推送,再一次将广东饮食推上热搜。外省的朋友纷纷感叹,不愧是什么都吃的广东人,天气预报自带烹饪方法。然而,这锅广东人不背。

  

  广东人也不是什么都吃的好吗?我从来都没吃过什么蚂蚁蒸蛋,更不知道白蚁有一种淡淡的奶香。最重要的是,昆虫这种美食,是属于全民族的,属于全世界的,谦虚的广东人绝不独享殊荣。

  东北烧烤最高级,一蚕三烤

  围绕蚕的一生,东北烧烤有“暗黑三连”。烤蚕蛹,东北昆虫烧烤的初阶,一口下去,满满的蛋白质,加上咸鲜嫩滑的口感,让人欲罢不能。

  

  烤蛾子,这种带翅膀的东西属于进阶,只有少数重口味爱好者敢挑战。烤蚕皮,则是烧烤店的隐藏关卡,能不能吃上,纯粹看缘分。

  

  《人生一串》中的暗黑烧烤。

  山东知了猴,好吃停不了

  别以为所有山东人都爱吃海鲜,鲁西南的人们偏偏钟情虫子。几乎每个当地娃,小时候都抓过知了猴。

  夏日傍晚,看见土里有小洞,把手指探进去,轻轻一夹,知了猴就跟上来了。拿回家一炸,齿间的清脆声响,谱出夏日最动听的旋律。

  

  金蝉的若虫,处于蝉蛹和成虫之间,俗称知了猴、爬蚱等,刚出土时蛋白质含量超高。

  去年杭州知了泛滥成灾,当地绿化局紧急召唤吃货:“爱吃的请帮忙抓一下!”山东爱虫人士听着可难受了,直指这是赤裸裸的炫富行为。要知道,一只知了猴差不多1块,快赶上车厘子了。

  

  油炸或者辣椒炒知了猴,都非常不错。

  苏北豆丹,真·奢侈品

  对于江苏连云港的人来说,珍馐百味都不如豆丹。豆丹本是大豆作物的大敌,如今却摇身一变,成为与龙虾看齐的名贵菜肴。

  

  豆丹是豆天蛾的幼虫,青绿肥美。豆丹制作过程有点恶心。烹煮前,需要用擀面杖碾压,从头到尾把虫虫的内脏挤出来。煮过的豆丹没有强烈的腥味,只有出乎意料的柔软Q弹。数年前,一盆豆丹汤要价两千元,目前更是水涨船高。因为人们快把它吃绝了!

  

  豆丹是连云港灌云的吉祥物。

  广东吃虫习惯,从小培养

  许多广东人的广阔食谱,是从小培养出来的。到了特定时节,家人会炒出一盘金灿灿的蚕蛹,同时在你耳边催眠:“贵嘢黎噶,食多啲……你唔食,我食晒佢啦!”在广东,吃昆虫是季节限定的家常菜,而且是舍得吃的人家才有。

  

  有广东朋友说,没养过蚕宝宝,还能没吃过蚕蛹?除了蚕蛹,桂花蝉、龙虱和竹虫,也素来深得广东老饕的青睐。豉油皇龙虱、辣椒炒蚕蛹、椒盐竹虫,光听菜名,就有一股浓浓的广式大排档风。那生猛的感觉,连避风塘炒蟹都要靠边站。

  桂花蝉是一种生活在池塘里的蝽,跟蝉没多大关系。接受不了重口味的朋友,可能会觉得它吃起来有点像“风油精”。

  云南品类丰富,制霸食物链顶端

  云南有句俗语:“云南十八怪,三只蚊子一盘菜。”别人小学门口卖辣条,云南小孩出校门就去磕虫子,一小包,一口闷,嘎嘣脆。到了能上酒桌的年龄,竹虫、蚂蚱、蜂蛹、柴虫、蚂蚁……都是下酒良菜。

  

  云南人把蚂蚱叫做“跳菜”。

  云南人不满足油炸这单一做法,孜孜不倦地开发出多种做法:竹笋煮蜂蛹、花椒炒蚂蚱、凉拌蚂蚁蛋、炭烧飞蚂蚁、香煎马蜂仔、灰捂臭甲虫……既吸收东南亚特色做法,又融合傣族和彝族的民间创新,做法之多,只有你想不到,没有云南厨子做不到的。在国内吃虫界,云南人常年制霸最顶端。

  

  凉拌蚂蚁蛋是傣族的一道民间美食。论爆浆能力,奶茶里的爆浆珍珠,连蚂蚁蛋的一成功力都够不着。

  历史上,中华大地越往南,肉食越稀缺。南方没有草原,没地方放牧牛羊,大型肉畜只有猪。但由于猪的食谱与人类重合度高,在古代的西南、岭南地区,无法大量饲养,鸡鸭等禽类亦是如此。越往南,主粮的蛋白质含量越低。从小麦、大米、番薯,蛋白质含量依次递减。

  南方人必须在主粮之外,寻找更多肉食来补充蛋白质。双重因素的促使下,西南和岭南地区先民,就像神农尝百草那样,从青蛙到山鼠再到蚕蛹,尝遍一切蛋白质的来源,最后把各种虫类纳入食谱里。

  

  至于像山东、河南等北方地区,他们食用昆虫的原因,跟极端可怕的蝗灾密切有关。蝗虫,又俗称蚂蚱、蚱蜢等。中国古代史上,《春秋》最早提及蝗灾,里面记载了12次蝗灾,全都发生在鲁国境内。元明清时代,载入史册的蝗灾,主要集中在河北、山东和河南。蝗虫遮天蔽日,片草不生,老百姓只能抓蝗虫当口粮。

  蝗虫虽小,但全身皆是肉,比草根树皮强多了。时至今日,北方一些省份留下吃虫的习惯,算是蝗灾集体记忆的遗存。

  

  韩雷敬,79岁,河南偃师邙岭乡东蔡庄村人。1942年大逃荒,韩雷敬靠吃蒲草根、野菜、蝗虫等度日。郑涛 / 摄

  如果说人们最初吃虫,是因为没得选,环境所迫,那么后来的昆虫食用发展,

  则是一个大型“真香”现场。全世界有80%的人吃昆虫,完全不吃昆虫的,绝对是少数派。人们酷爱虫子,不是因为他们没有肉吃,而是因为虫子真的太好吃。漫步在泰国曼谷的考山路,你仿佛到了油炸虫子的天堂。

  

  在柬埔寨的乡村做牛肉,会加入蚂蚁熬制的酸汤,那酸爽劲儿一试难忘。

  

  韩国东大门的煮蚕蛹,装成一小杯,方便美少女逛街时解馋。

  

  澳洲产的木蠹蛾幼虫,内里像加坚果的煎蛋,外皮像炸鸡般酥脆。

  

  除了主动吃昆虫外,人们每年会“不小心”吃下500克昆虫。这又是怎么回事呢?加工过的水果,你有吃过吧?

  长相完好的水果,会摆在货架上任君选择,但进了虫,长得磕碜的,就会送到食品厂里高温消毒加工,最后变成果酱之类的加工食品。

  你也吃过蟹柳棒或者粉色饼干吧?蟹柳棒最外层是用天然色素,染成红色的。这种色素叫胭脂红,提取自一种靠仙人掌生活的昆虫。1克胭脂红,价格跟1克黄金差不多。这么贵的东西,主要用来给食物染色,以及添加在高端口红里。

  

  

  蟹柳棒的红色素,是从胭脂虫里提取的。

  作为一种食品,昆虫的优秀程度超乎想象。首先,昆虫种类极其丰富。在地球上,有100万种昆虫,哺乳动物只有区区5千多种。如果成功解锁食用昆虫,走遍天下也不愁找不着好吃的。

  

  其次,昆虫的营养价值,实力碾压牛羊鸡鱼。已知的近2千种可食用昆虫里,蛋白质非常高,脂肪非常低,绝对是健身人士的增肌妙品。

  

  当你看着贝爷在丛林里吃虫子,你看着难受,但人家却是把烤虫子当炸鸡啃。毕竟,一公斤蚂蚱提供的卡路里,相当6个巨无霸汉堡。

  

  然而,生吞虫虫,对于贝爷来说也是一个挑战。

  更要命的是,吃昆虫非常环保。10公斤饲料,产出1公斤牛肉,和9公斤牛粪,以及大量的温室气体。同样的10公斤饲料,要是用来养蚱蜢又会怎么样?你将得到9公斤蚱蜢肉,更少的粪便。当这笔环境经济账摆在面前,爱护地球的你又会怎么选?

  

  联合国粮农组织的专家认为,可食用昆虫营养又环保,有望在未来40年内,成为人类主要的蛋白质来源,喂饱日渐增长的全球人口。爱吃虫的广东人/云南人/山东人,你早已走在吃货潮流的尖端。

  

  《流浪地球》姥爷韩子昂用陈年蚯蚓干来疏通关系。500多年前,哥伦布们将番茄带回欧洲,人们长达200多年都不敢吃番茄,觉得只要嘴唇上沾一点,就会毒发身亡。300多年前,美国人叫龙虾“水上蟑螂”,是官方指定分发给奴隶和囚犯的主食。

  

  87年前,鲁迅先生依然感叹:“第一个吃螃蟹的人是很令人佩服的,不是勇士谁敢去吃它呢?”20年前,小龙虾丑闻缠身,农民看到它在稻田就浑身不舒服。到如今,无论是西方的番茄龙虾,还是国内的螃蟹小龙虾,都成为餐桌常客,坐拥死忠粉无数。毕竟,都是节肢动物门,螃蟹、龙虾吃得,昆虫就吃不得了?说不定,下一个小小小龙虾,就是食用昆虫。

  注:本篇推文仅考虑食用昆虫,也就是6条腿那种。像八条腿的蜘蛛、没有腿的沙虫和禾虫,都不在文章的讨论范围里。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