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知了猴

农村记忆

      编辑:戒烟       来源:爱知了猴
 

记忆中的小时光,阵阵青草香

虽不知城市的童年都有什么,却知道,女儿在家的几天却比在城市欢快的多,孩子是不会管你遍地泥土的,刚换的新衣,可爱的紧,再转眼已是面目全非,但孩子的笑却让人甜到心里,随手摘一根黄瓜,本想强迫着去洗一下,母亲说,这自己院里养着鸡,虫子是一个都没有的,所以也没打药,又不沾地,没什么泥土,也就随着孩子去了。

农村的小院,无疑是孩子的乐园,没有滑梯,没有游乐设施,母亲张罗着要做个小秋千,也罢,自己动手吧,不能劳母亲大人大驾,两根绳子,一块简单的木板,石榴树下绑牢了,简单到只要十几分钟就能完成,但孩子却说,这个比在学校里玩的东西好玩多了,笑声不断,母亲更是笑容满面,宠溺到不行,值了,这一身的汗却是没白出。

请忽略地面,谢谢

本想带孩子出去熟悉下环境,但很明显,样样依着她的奶奶明显比我这个动不动就要讲道理的老爸更得她欢心。正好麦收结束了,儿时伙伴虽大多出门在外,但攒一小酒局还是没问题的,叙旧,说说这一年的经历,说白了-吹吹牛,正好下酒嘛。酒正酣时,说起的却是不变的老话题,小的时候……

农村的孩子童年特别丰富

上树掏鸟,下水摸鱼,今天带着狗撵兔,明天拉帮结派算计谁家棉花地里的甜瓜要熟了。今天烤几个红薯却是谁没赶上,明天再去那块地里挖几块,农村的人是不跟孩子计较的,却又有农村自己的规矩,各种瓜果你吃个那随便吃,但不能祸害,当然这要是给主家抓个正着,没事,吃完东西干活吧,省的这小驹子再祸害东西,反正有的是事情发泄你无处安放的精力。

农村的童年物质特别匮乏

二十年前的农村,我们知道的东西很少,最常见的水果出了苹果就剩鸭梨了。西瓜常见,但吃多了也就无爱了,小伙伴们就只能在野地里寻觅,寻觅那些只能在某个季节才能找到的幸免于难的“野味”,有些东西现在成了经济作物,有些东西却是到现在也不知道个名字。

姑娘果

姑娘果,一种浆果,现在已经有地方在种植了,价格似乎还不低,小时候的我们可不懂什么清肝明目和营养丰富,找到成熟的果子,外皮发黄,完全干透的,里面的小果子是黑色的,吃起来酸甜爽口,也是最容易找到的。

这却是是一种到现在都不知道名字的小浆果,没成熟时是青色的,成熟后转为黑紫色,一样是酸甜可口。摘回去一些,妹妹总是喜欢的很。具体什么药用功效呀,营养价值呀一类的,咱是不知道。有知道名字的可以留言说下,也好让老马知道那些年我们一起吃过的到底是个什么。在此先行拜谢。

当然,孩子嘛,除了吃,就是各种玩,玩什么?出了上树掏鸟,下河摸鱼,我们偶尔也会做点不那么让大人操心的事,比如……

逮蝈蝈

我们这称为油子,夏天的豆田里最是常见,各位看官,这时候要闭上眼睛,想象一下,正中午,烈日当空,三五个小屁孩,猫着腰(咱不知道为啥猫着腰,但都这样),谁都一声不敢吭的,竖着耳朵听端详,这得有绝世武功,听声辨位才行,根据声音准确找到一个和叶子颜色完全一样的蝈蝈,抓到后手舞足蹈,抓不到你只能挠地,因为一人只有一次机会,这次你抓不到,再找到就得是别人抓了,得亏那时候我眼睛还没近视。当然,到最后必须是人手一只才能善罢甘休,起驾回府的,要不然得有点熬呢。有人说了,为啥非得烈日当空还是正中午的时候去呀,因为这种神奇的小东西,温度不高他不爱叫,马未都先生说,要得是37度以上,我是没求证过,但事实上的确要在气温最高的时候才能听到叫声。回去死乞白赖的求着忙的脚不沾地的爷爷给用高粱杆扎一个蝈蝈笼子,挂在枣树上,听那大自然的乐章,讲真,比现在大部分歌星唱歌好听。

摸知了猴

咱也不是不知道这小东西叫金蝉,但说起来,脱口而出的还的是知了猴这三个字,为啥说摸呢,这小时候的农村,手电筒那就算是大件的家用电器了,还不能说是标准配置,这小东西,又是天黑了才爬出洞开始上树寻求蜕变的机会,没有手电的咋办,只能趁着月色去摸了;这不仅是一种乐趣,那时候可是一道金贵的大菜,今天搞得多,那肯定是奢侈的油炸了,油炸知了猴,撒上那么一点盐,金黄金黄的,能多吃一个馒头。少的话就别浪费油了,放火炉子上,烤着吃吧,塞塞牙缝,谁让咱眼神不好呢?但到了晚上,母亲大人肯定要给咱出气了,亲自上阵,总是收货颇丰。很多人都说,这也快绝种了,却是也是,但生在农村却知道农村的苦,一只蝉下卵能糟践一枝果木,至少三四个苹果;所以也别责怪我们不保护野生小害虫。

当然还有臭美的小姑娘最喜欢的天然化妆品,也是那时候除了痱子粉以外的唯一化妆品。

指甲花

回家的第一天,女儿就宣布了所有权,拍照是在其监视下完成的。

学名同样不许深究,这个是家家必有的,从3岁到30岁的女性,都是其忠实拥护者,那时候可没什么美甲,指甲油一类的化工产品,几朵花摘下来,用白矾捣碎,裹在指甲上,第二天肯定红艳艳的,透着水灵,纯天然的指甲染色剂,无任何毒副作用。这让一度羡慕其妈妈美甲的小姑娘喜笑颜开。恨不得每时每刻伸直了小手显摆,哎。果然,臭美是天性,这个不需要质疑。这也是两个妹妹当时最喜欢的东西,看着好看,关键是除了好看,还能让自己变得美美哒,有大用呀。

数不胜数,能说一天都说不完的小乐趣,不一一赘述了,回不去的童年,只能回忆下咯。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