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知了猴

徐州人每天吃掉数吨知了 蝉价飙升催生新产业

      编辑:戒烟       来源:爱知了猴
 
“浙江永康一天吃掉5吨金蝉”的新闻最近引起热议。在苏北,徐州人多年来也有吃油炸知了猴(金蝉幼虫)的传统,据当地蝉商估算,今年入夏高峰时仅主城区每天就要吃掉金蝉4吨左右,约有80万只!金蝉价格更是逐年攀升,今年售价每斤超过40元,堪比海鲜。

一条集金蝉捕捉、销售、养殖为一体的产业链在近几年初步形成,特别是今年联合国粮农组织提议吃昆虫缓解粮食危机,更为这一“破土”不久的昆虫产业添了一把火。专家表示,人类捕食金蝉目前未对生态造成显著破坏,但长期影响有待观察,从健康角度考虑不建议大量食用。

价格赛海鲜,日销80万只

6月底到7月上旬,知了猴破土而出。在徐州各县市区,不少人晚饭后会拿着手电和袋子钻进树丛中捉知了猴。为了防止知了猴上树,有人甚至在树干1米多高的地方缠上塑料胶带。

一批倒卖金蝉的蝉商应运而生。睢宁商人何健每天晚上10点过后,都会“兼职”到村镇上门收购金蝉,一晚上能收200斤。他的收购价每只在3毛5到4毛不等,第二天早上转手卖到饭店、集市,能赚上千元。“整个徐州市场每天至少要消耗七八千斤,一斤大概有100多个,差不多要吃掉80万只金蝉。”何健说。

每到入夏,徐州的饭店供货商侯吉延会顺带批发一些金蝉。他供应的那家饭店,中等规模,每天日常需求在5斤上下,多时要10斤以上。徐州市烹饪协会秘书长尹建奎分析,徐州主城区成规模的饭店有上千家,绝大部分有“油炸知了猴”这道菜,虽然没有官方统计,但每天吃掉4到5吨不成问题。

徐州海螺村大酒店经理王桂茹告诉记者,他们饭店的“油炸知了猴”售价38元,每盘数量大概30多只,每天能卖出40多份,供不应求。“联合国不是提议吃昆虫嘛,我们这道菜都推出好几年了,现在不少外地人也会点,尝尝鲜。”

蝉商上百家,有人给蝉注水

“价格再涨下去普通人就吃不起了,我们只能稀释自身利润。”沛县蝉商梁国营说,金蝉收购价已经从几年前的1毛钱一只涨到了4毛钱左右,他坚持做野生蝉生意,过去每一季都能收两三千斤,今年货源不足,只收上来500斤。为此,他曾到安徽砀山等地收购外地蝉,但竞争同样激烈。“现在不少地方都吃知了猴,做这个生意的很多,我们想大量进货也不容易。我们也不能到太远的地方收,还要考虑成本和运输中的成活率。”今年,梁国营甚至把生意做到了北京,每斤蝉卖到60元、只赚10元,他正犹豫明年是不是还做这一行。

他还爆料说,在收购时为了压秤,有人甚至会用针管向蝉里注水。现在冷冻蝉很流行,即冷冻后过季销售,注水蝉成了注冰蝉,卫生等方面也无人监管。

养蝉业初兴,3年方能收获

野生蝉紧俏,催生了金蝉养殖业的发展。侯吉延说,他在供货中发现,最近几年市场上人工养殖蝉增多,现在和野生蝉差不多各占一半。野生蝉个头小些,肉质紧,口感更好,论只卖;养殖蝉个头大,口感稍差,论斤称。

今年,新沂农民张恒利用家里的5亩林地搞起了金蝉养殖。一间大屋里,有10个大盆,盆里覆土,插满了他投资2000多元购买的1万枝含有近80万个蝉卵的枝条。6月份开始孵化,7月初,针鼻儿大小的金蝉幼虫陆续出土,张恒把它们撒到林地里,等待着3年后成虫。“埋在地下也不知道死活,能出多少心里没底,就当赌一把吧。”

抱着赌一把心态的养殖户不在少数。经营蝉卵生意的苗诗涛告诉记者,他今年向全国各地近500家养殖户卖出了100多万枝带有蝉卵的枝条。“目前还没有统一成型的养殖技术,全靠大家自己摸索。”

人类捕食金蝉会破坏生态平衡吗?江苏师范大学生命科学学院的冯照军教授认为,人们吃掉的金蝉都未完成交配,如果大量捕捉,会在局部地区对金蝉繁殖率造成一定影响,而对整个生态的影响还需要观察。他提醒,金蝉幼虫在地下靠吸食树根汁液成活,特别喜欢在果树下生存,农药残留和遭污染的水被树根吸收后,也可能把有毒物质转移到金蝉身上,所以不建议大量食用,过敏体质者更要慎食。

“野生蝉被逮多了多少会影响生态平衡,这个产业发展还是要兼顾生态效益。如果人工养殖能成功,有效益,是个方向。”沛县农委分管林业的副主任周振说,国家近年提出大力发展林下养殖,针对的是鸡、鸭等,金蝉林下养殖是需要探索的新课题。(王岩)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相关文章